刘庆|撰稿人,平面设计师

liuqing

logo-jellyfish-100-100介绍一下你自己和所做的工作。

撰稿人、平面设计师、译者、网管……虽然角色众多,这些词都可以用来描述我一个人。平日在日本的一家公司供职,可是这家并非专业从事设计的公司偏偏上下的所有硬件都用苹果设备,从服务器到台式机到手机,于是我就莫名其妙地兼任起网管;在日常工作之外虽然名义上是 Type is beautiful 网站的撰稿人,但是大多数时间是在做语言和字体排印研究——所谓研究,其实现在还处于相当基础的阶段, 即把最基础的字体排印支持传达到国内,所以作为研究的副产品,便是我和团队朋友一起制作翻译的《字体故事》《西文字体》《西文字体2》

logo-jellyfish-100-100你都在使用哪些硬件?

是的,全是苹果。我在知乎上的一个回答居然两次用了「我不能容忍」的字眼,似乎我的态度过分强硬,但是正如文中我提到的「我需要的是一个靠谱、好用的工具,以便我能专心完成作品,而不是花太多时间去研究这个工具本身。 」

我的 Mac 是我最重要的工具。在公司里面需要大一些的屏幕,所以会配合使用 27 英寸的显示器,而在家里会使用 21 英寸的台式机,但是作为移动设备的笔记本,我只选择 13 英寸——和普通 A4 幅面几乎相当的尺寸,不可能选大的,也不可能选小的。所有这些大大小小的屏幕,我不用担心色彩同步管理和字体渲染的可靠性,只需要专心集中在自己的工作上,这就足够了。

logo-jellyfish-100-100软件呢?

作为公司内部的技术支持,苹果本家的 ARD 能为我节省极大的时间和体力——为员工做支持只需远程遥控,而为全公司部署软件只需发送一个命令,绝对是不可缺少的软件工具。能节约时间出来去喝一杯咖啡,为什么不呢?而在管理硬件资产时 Mactracker 则是非常轻巧贴切的小工具,让我可以随时查阅苹果老产品上的接口或者老系统所支持的硬件列表。

我的大量的工作其实是码字,而且不需要格式。前期各种修正的源文本反正需要在后期重新通过其他软件成形,所以我的基本工作流程都是用 markdown 格式。也许是 Office for Mac 的难用使我更痛恨微软,除非是出版社的协作流程里执意要求,我是不会用 Word 这样高不成低不就的文字处理软件的。

成也 Adobe 恨也 Adobe,平面设计里无可替代的软件套装。即使 Photoshop 的大眼睛和 Illustrator 的女神都已经消失,但最终的作品还是需要通过他们做出来。而随着使用中文版 InDesign 的深入更加意识到这只不过是日文版的一个翻版之后,就更坚定了继续中文字体排印基础工作的决心。

logo-jellyfish-100-100你最理想的工作环境是什么?

如果能够安心坐下来,我一般都会在工作时放一些音乐,而且一般是欧洲巴洛克古乐或者东亚的古乐,如中国的古琴。古乐的好处在于,当你要注意去聆听时它在,而在你集中做其他事情时它又会消逝去。

logo-jellyfish-100-100你平时获得工作灵感的方式有哪些?

出于工作性质,一年中我会有大量的差旅移动的时间,而恰好我又是一个非常喜欢交通工具的人。国际航班要求乘客提前两个小时抵达机场,而在登机口漫长等待时间往往是我效率极高的一个时间段。之后,乘坐飞机时气压的变化,乘坐铁道时规律性的摇晃,对我来说也都是难得的冥想思考时间。咀嚼推敲一个术语的翻译、在脑海里演绎一个笔形的变化,然后下了飞机到了酒店,一个新的段落就成型了,我自己其实都很享受这个过程。

logo-jellyfish-100-100推荐一件生活中的利器给大家。

毛笔,而且最好是中楷狼毫,不仅弹性好,而且大小字都能写。

从设计的角度来说,我们这一代是从真实的墨汁毛笔到纯桌面排版过渡的一代。当年我们所谓做设计需要的是粉笔字、美术字、颜料画笔。我至今在设计文字标识的时候,还是会拿出毛笔先写先画,然后才会在电脑上润色加工完成,而不是像新一代那样直接从电脑上新建一个文件,拿鼠标用钢笔工具开始点。对于我来说,虽然做翻译码字的工作可以全部用电脑,但是设计图稿必须从实际的画笔毛笔开始,而且我也相信有这种手感的驱动才能使创作更为人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写出你在图中看到的数字 *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the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