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佳音|科技作者,触乐创始人

zhujiayin

介绍一下你自己和所做的工作。

我叫祝佳音,目前在触乐工作,这是一个移动游戏媒体。

我喜欢的东西不少,比如说做饭、猫、看电影、玩游戏、旅游什么的。我总结了一下,如果一样东西便于我花钱,我很容易就会喜欢上,但是如果要靠这技能赚钱,我就很容易失去兴趣了。

基本上我一生的追求是一本正经地说怪话,就是一本正经地说怪话的意思。

你都在使用哪些硬件?

我是大概 2011 年左右开始用 Mac 的。早年间我手机用的是安卓(HTC G2),后来第一时间买了 iPad,后来又买了 iPhone4,然后就变成苹果爱好者了——你也知道 iTunes 在 Windows 下是个什么鬼样子。

回想起来估计所谓「生态环境」就是这么个东西,就和单反机身和卡口一样,必须得成龙配套,有个 iOS 设备,不弄个 OS X 设备,简直就是自己找罪受。于是从某一天开始我买了个 MacBook Pro,从此逐渐叛逃,总想着「凑齐一套该多美」,现在家里到处是 AirPlay 设备,连路由用的都是苹果的了。

目前我在单位用的是13寸的 Retina MacBook Pro (Mid 2014),永远接着一台 27 寸的 Dell 显示器。键盘是 HHKB Pro 2

家里用的是 2013 年左右购买的 27 寸 iMac,我一直在考虑买个 5K 的 iMac,但始终找不到什么换的理由。

家用电器是不是也能说?作为屏幕爱好者,我人生中的大部分时间都对着屏幕,我客厅的电视是 SHARP 70LX960A,卧室的电视是 SONY 的一台 60 寸 SXRD 背投,我晚上回家偶尔会看卫星电视(DISH HD),如果要看电影,就用 Beamer 传输到 Apple TV 上播放。我当然也玩游戏机,PS4 玩得比较多些,客厅里的音箱是 Bose Lifestyle 135。我曾经构思过把一面墙都铺上电视,就跟 70 年代好莱坞科幻片里那种「未来」一样,但屏幕贵,电费更贵,也只是想想而已。

另外我比较自豪的是我于年初把所有灯泡都换成了 LED 灯泡——真羞愧,不是为了环保,是为了从此我可以彻夜不关灯了。

软件呢?

基本上在我的本职工作上,我不觉得不同的软件有什么太大的区别。我也算个文字工作者,日常偶尔写点东西,偶尔改点其他人的东西。干这活儿怕的就是自己给自己找别扭——比如说需四周寂静,需月朗星稀,否则就写不出来什么的,我称其为「文豪病」,但其实我也有类似的毛病,不到最后一刻绝对不动笔。

我用的操作系统当然是 OS X,能升级成多新就升级成多新。写东西就用 Pages,做表就用 Numbers,做演示幻灯片就用 Keynote。处理图片用 Photoshop,整理我的照片用 Lightroom

回想一下,日常用的软件也无非是这些,再仔细想想,至少我所在的单位,大多数工作已经在网上完成了,我们会用有道云协作修改和讨论稿件,会混杂着 TowerTeambition 来做选题管理和任务管理。当然,我用 Safari,我甚至连 OS X 默认的中文输入法都懒得换了。

我一度喜欢尝试各种软件,那是在我精力充沛的时候,这个爱好让我学会了 Photoshop、Premiere3D MAX 和一系列稀奇古怪的玩意儿,也曾让我的电脑无数次崩溃。不过现在,我偶尔会玩玩 Final CutGarageBand 和 SketchUP 什么的,这其中尤其要说说 GarageBand,我用它接电钢琴自学钢琴,那里面的课程还都挺有意思的。

你最理想的工作环境是什么?

1、在宇宙空间站里,有一个至少 60 平米的房间吧,最好一面墙都是玻璃。

2、在非洲自然保护区的某颗树上的树屋,树下有野象狂奔,树屋里则又奢华又现代,树屋顶上最好有直升机,万一得了疟疾就能赶快到医院去。

3、在十万人体育场的摇滚舞台正中弹吉他,下面都是哭到马上就昏过去的观众——这也算工作环境吧?虽然我完全不会这个。

我曾经想过这个问题,基本上我希望的是出门就是壮丽的自然景观,进门就是集合所有现代文明的舒适住所——就是说好处都想要,坏处都不想要。而且我这人呆不住,对着森林当然很好,但最多三天就想去商业区吃大汉堡。

你平时获得工作灵感的方式有哪些?

多看多读多想,基本上我所做的工作不太严格区分「灵感」和「非灵感」,文字工作是个「吐」的过程,吃得多,吐的就顺畅——当然我还有个更糙的比喻。

推荐一件生活中的利器给大家。

我在「全自动猫砂盆使用感受」的文章末尾写过这样一段话:

我觉得很多人心中有个梦想——对机械的崇拜,对高科技的憧憬,对于人类使用智慧和努力改造自然改善生活的信念。虽然这些憧憬有时候会让你显得像个极客、傻逼或者大手大脚的败家子,可这种憧憬背后隐含的想法是,始终希望,而且愿意追求一个更美好,更舒适的未来——就像小时候我看过的科幻小说那样。

这就是我的意思,我就是这样的人。你知道我国很长一段时间有「人定胜天」的念头,不讲究人改进工具,讲究人适应工具,所以你就能看到有独轮车能手,一个独轮车推 400 斤粪肥在乡间小路上奔走如飞。

我孜孜不倦地寻找用「工具」改善生活的办法,这让我在大多数时间像个怪奇发明家,就跟《亲爱的,我把孩子变小了!》那部电影里的男主角一样。我花过不少冤枉钱,现在还有好些东西用过一次发现完全扯淡然后废弃或者送人。但我就是喜欢这个,如果用机器能让我省 1 秒钟,我就愿意用 2 天去寻找这个机器。

可能我最近会推荐扫地机器人吧,我今年买了个 iRobot Roomba 870 扫地机器人,它的表现比我想象中的好。我家也不算脏,每天看着挺干净,但这东西每天都能从家里扫满一个集尘盒的灰尘和猫毛,看着满满的都是成就感——考虑到这机器人是每天定时自动清扫自动充电不用我管的,我很怀疑它是不是背着我自己从猫身上揪毛完成 KPI。

前两天,这机器人和我家里的猫联手完成了一次连击,猫把 PS4 的耳机从茶几上拨到地上,机器人把耳机扫进去缠爆扯碎,晚上回家我用了十分钟才把残骸从机器人嘴里抠出来,我觉得机械文明复兴的日子就快到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写出你在图中看到的数字 *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the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