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时间和书 | 利器x城堡阅读周刊

城堡35设计图爱、时间和书原图素材:Min An


关于爱、时间和书

最近看完 《爱,死亡和机器人》,这一系列视觉惊艳,要么有好故事,要么胜在创意和概念,要么轻松愉快,但都极具风格。 如豆瓣网 @ 竺竹. 哼哼. 不二 总结道:

铁甲钢拳版异形大战铁血战士,喵版机器人总动员,色情版银翼杀手,机甲版银河战队,猫版怪形,酸奶成精版高堡奇人,盗梦版星际穿越,白蛇传版铳梦,老年垃圾版宠物小精灵,狼人版锅盖头,杨过版地心引力,沧海桑田版朝圣之路,光晕女版蒸汽男孩,我机器人版深海长眠,攻壳机动版疯狂的麦克斯,要把大象装冰箱版亚瑟和他的迷你王国,一千种死法版希特勒回来了,黑暗侵袭版死亡之雪,一言以蔽之:黄暴动画科幻版十分钟年华老去。

在豆瓣评论中我还找到一些故事的原文小说:

《爱,死亡和机器人》14 集《齐玛的作品》原著小说(爱,死亡和机器人)

「我不知道。我感觉到的就是这种颜色在跟我说话,就好像我花了整整一辈子的时间才找到了它,把它解放出来。」他想了一会儿。「这种蓝色肯定代表着某种事物。一千年前,伊夫•克莱因曾经说过蓝色就是颜色中的精华,能够代表其他所有的颜色。他就是这样一个人,花费了整整一生去寻找童年记忆中的那抹独特的蓝色。后来,他绝望了,觉得根本就找不到这样的蓝色。如此精确的色调肯定是他自己想象出来的,自然界可能就不存在这样的颜色。然而某一天,他却偶然地发现了它。那是自然历史博物馆里一个甲壳虫标本的颜色。他喜极而泣。」 

《爱,死亡和机器人》08 集《祝有好收获》(Good Hunting)原著小说

我迟疑了。小时候,父亲曾教过我聆听鬼魂用指甲挠窗户纸的声音,分辨神灵在风中的低语。而现在的我,已经习惯于忍受雷鸣般的活塞声和蒸汽喷出阀门的刺耳嘶鸣,再也感知不到那个属于童年的、逝去的世界。 「不知道。」我说,「在这个铁轨和蒸汽机驱散了灵力的时代,也许鬼魂和人一样,有的学会了生存,有的没有。」 「有过得好的吗?」她问。 我被她问住了。 「我的意思是,」她接着说,「你没日没夜地开着引擎,好像自己也是一个齿轮。这样快乐吗?你做梦时都梦见些什么?」

城堡最早要实现的理念之一是虚构类作品我自己试着总结或者仿写一些故事。

我想起一些自己写过的短故事,随手找了几篇,篇幅都在两千字左右,大多和书有关。部分我曾经发在往期的城堡中,感觉大概可以做成一个类似合集,我写了一些简介,就叫《爱、时间和书》。

书合作用

在所有植物的培育中,我最感兴趣的是去浇灌一株作家树。

书之高峰

一座下书雨的古老村庄,相信天堂是图书馆的模样,葬礼习俗是用自己一生的日记来火化自己的尸体。

瓶装书店

在未来书籍被更方便消化的液体取代,书架成为酒架,人们在早班的地铁上喝着含有单词信息的牛奶,图书管理员成为吧台调酒师。彷徨失败的男人,干了这瓶原版《了不起的盖茨比》,在醉生梦死间去看那道绿光。

分成两半的首领

二维世界的战争,一部青春小说的首领「马贼」二字将自己劈成两半「马」、「贼」,带领部队苟延残喘。但白纸平原大战场上四大名著等大军团的败退还是令其覆灭,遭遇其它维度短视频、游戏改编旅等绞杀后,只剩下分成两半的首领踏上逃亡之路。

平行之恋

未来一家专注解决「后悔」公司的发展史,如何使用平行世界技术,帮助客户不再后悔。其中一名普通员工经历了这段历史,并记录下自己所见所想。


✂️ 摘抄本

没有照片描述。Karolis Strautniekas 在 Instagram 上发布

卡夫卡:

所谓书,必须是砍向我们内心冰封大海的斧头。

2019 年第一季度读书报告 – 某人李下

很早之前我就厌倦了世情题材,像个人情欲、家庭伦理、俗世生活这些(即张爱玲、沈从文和汪曾祺等在国内广受推崇的写作题材),我迷恋智慧和博大,敬拜时间和空间,博尔赫斯完全印证了自己的趣味,像一轮分明的日,告诉你有另一条路可以走,而且走得很好,非为窄道。

海德格尔《艺术作品的本源》

正是在伟大的艺术中,艺术家与作品相比才是无足轻重的,为了作品的产生,他就像一条在创作中自我消亡的通道。

OR | 娄烨 春风永远沉醉

他认为如果世界是一棵树,那么爱情就是树上的一片叶子。叶子上就有整棵树的信息。「所以我只要说清楚爱情,就说清楚了这个世界。」

《一天世界》会员通讯:寻找退潮后的裸泳者(2019.4.3):

一九九四年,在 Pixar 推出人类历史上第一部完全用电脑制作的动画长片前一年,乔布斯对在公司(NeXT)食堂偶然碰到的员工说: 世界上最强大的人是说书人。是这些讲故事的人为一整个世代设定了价值观、对未来的想像以及议程。而迪士尼现在垄断了讲故事这门生意。跟你说,我受够了。我要当下一个说书人。


📚 台湾爱情故事,7-11 之恋

711之恋城堡35

蔡智恒的另一个名字痞子蔡更为大众所熟悉,最出名的作品是 1998 年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就算没有看过小说,可能也会记得那段开头,在网络言情小说界的地位可能相当于马尔克斯《百年孤独》在文学界中的开头。

如果我有一千万,我就能买一栋房子。 我有一千万吗?没有。 所以我仍然没有房子。 如果我有翅膀,我就能飞。 我有翅膀吗?没有。 所以我也没办法飞。 如果把整个太平洋的水倒出,也浇不熄我对你爱情的火。 整个太平洋的水全部倒得出吗?不行。 所以我并不爱你。

最早我应该是高中时读到他的故事,前两年忽然想起他,发现有新书,一不小心就通宵读完,几乎所有笑点都能笑。

然后是前两天在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奶茶店玩,发现他在多抓鱼买了一批二手书,其中就有这本 《7-11 之恋》,感觉自己没看过,于是借过来读。

虽然这本短篇小说集书名,以其中一个便利店的小说为名,但我想它更适合叫《台湾爱情故事》。

《洛神红茶》写高中备考生租住在顶楼加盖的小房子里,喜欢喝洛神红茶。在此期间认识房东的女儿琇蓉,其中有段对话很有趣:

「对啊!原先租的地方房租涨了,因为那个房东说他儿子想吃猪肉。」 「想吃猪肉跟房租涨价有什么关系?」 「所以他需要更多的钱帮他儿子买猪肉啊!」 「呵呵呵…」琇蓉突然笑得不可遏止。

考完试后男主离开,多年后街头再见,琇蓉已经肚子怀有孩子,那天男主又喝到了一次微酸的洛神红茶。

《4:55》中,男主在 4:55 的火车上偶然认识一个女生,有一天她告诉男主 《4:55》 这首歌是《爱你一万年》的西洋原曲。

因为这篇小说,我发现这首歌。

另外痞子蔡的小说总有些让我莫名其妙喜欢的笑话和比喻,比如他形容这个女生:

坐上我朋友的车,脑海里一直想着这个应该算是陌生的女子。 不知道是否是因为季节的关系,我总觉得她给人的感觉很冷。 这种人应该在夏天认识,才不需要吹冷气。 如果在冬天认识,就应了那句成语:「雪上加霜」

而《绿岛小夜曲》同样也是一首歌名,出自蔡琴的 《绿岛小夜曲》,当时痞子蔡和大学同学去绿岛旅行,正好《第一次亲密接触》在论坛连载刚火,有报纸报到。火车上同学得知痞子蔡竟然会写小说,于是给他一个作业,让其一个星期内写一篇和绿岛有关的小说, 其中有段比喻也令人印象深刻:

海浪规律地拍打着沙滩,我感觉像是睡在摇篮里。 但月亮始终不肯出来,只有满天的星星。 就像我身旁一样,只有一堆像星星的朋友,而没有像月亮的你。

《围巾》则讲述从学生到成年人一直延续的爱情故事,用女主信件的方式作为叙事视角,有一点像台湾版的《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

学生时代:

高二时,在一次回家的途中,我和你在公车上巧遇。那一年,是 1985 年,哈雷彗星造访地球的前一年。

考试失败后,女主边在餐厅工作边念书,想继续考大学:

多少个夜晚,当我打开书本时,常常承受不住那股思念你的情绪。 于是泪水便成为我的书签。

这时候男主已经是大学生,有一次去女主餐厅吃饭,他们相约下班后见面:

客人点牛排,我记成猪排;客人要红茶,我却给咖啡。 因为,我只希望下班的时刻快点到来。

成年后,很多男生喜欢女主,有一次女主坐上同事的汽车,刚好遇上来接她的男主骑着机车在马路另一边。

马路上下着雨,我的眼睛也同时下着雨。

后来,女生嫁给了汽车男,生子,搬到另一个城市。

我们第一次的巧遇,是在哈雷彗星造访地球的前夕。下次哈雷彗星的造访,又得经过几十年。 也许那时你我都已不在人世。 一直很想知道你现在过得好吗,快乐吗?

《雨衣》是其中最长的故事,细节丰富,让人几乎以为是以他自己的真实故事,但其实是他身边人的故事。

一场大雨中,蔡智弘回忆起往事,想起自己收到过的雨衣,那是日本女生所送。

故事最开始是因为捡到学生证,偶然认识文学院的学生谢信杰,两人自我介绍就很投缘:

谢信杰说道:

「哈哈哈,你真有趣。我先自我介绍好了,我叫谢信杰,『谢』是淝水之战大破前秦苻坚百万大军的谢安的谢,『信』是桶狭间会战中击溃今川义元的织田信长的信;『杰』是崖山战役败给蒙古而导致南宋灭亡的张世杰的杰。」

蔡志弘则模仿道:

「我叫蔡智弘。『蔡』是东汉末年发明造纸的蔡伦的蔡;『智』是在本能寺叛变杀掉织田信长的明智光秀的智;『弘』是自号十全老人的清高宗乾隆皇帝的名讳弘历的弘。」

在谢信杰的生日会上,蔡智弘认识来自日本的留学生板仓雨子,并让其和板仓雨子交换语言,每周两天,在蔡智弘家中,互相学习中文和日文。

其中有段对话很能体现蔡智弘的某种冷幽默:

「好。我去买杯珍珠奶茶,再拿去给你。」 「我要大杯的。」 不好吧。别喝太多冰的,小杯的就好。」 「我要大杯的。」 我买小杯的,你念大悲咒就会变大杯的。」 「Na-Ni? 「好。我去买大杯的珍珠奶茶给你。

两人日久生情,一次大雨,在机车上,板仓雨子躲进蔡智弘的雨衣,并说起日本一个传说故事。

西元 1615 年,加藤武士逃到一间寺庙,下雨时邂逅一名叫雨姬的女子,两人私奔,跌落悬崖,此后连下七天七夜的雨,后来村民发现他们的尸体,将两人合葬。此后,如果男生要向女生表达爱意,可以选在一个下雨天,邀请女生共穿一件雨衣。

故事的最后蔡智弘和板仓雨子两人分离,通过信件,蔡智弘知道这个典故的另一个故事,如果女孩接受男孩的爱意,则会送对方一件她穿过的雨衣。

痞子蔡作为元老级的言情小说作者,可能现在已经很少有人知道,大多属于上个世纪的记忆。我也很少看言情小说,可能也正因为如此,每一次看痞子蔡的小说,总能少去很多干扰,直抵记忆深处,那些关于爱情最纯洁的那些悸动、欢乐和感伤。


📋 文档信息:

城堡2019缩略图

  • 《城堡》是一份每周五更新的个人杂志,暂以「分享每周见闻,探索内心宇宙」为主题,想要查看往期可以移步:个人网站
  • 我,91 年、男,正在写作、阅读、玩苹果、书店搬砖

  • 本文参与了 「利器 x 计划」,发现更多创造者和他们的工具:http://liqi.io/x

 

点击加入利器社群,你也可以分享自己的利器。

利器,创造者和他们的工具

网站:http://liqi.io;微博:@利器 IO

联系合作:[email protecte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写出你在图中看到的数字 *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the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