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独立电子杂志说起 | 利器x城堡

本文最初发表于「利器x城堡」。

分享每周见闻,探索内心宇宙。《城堡》是一份每周更新的个人杂志,由阅读爱好者南百城制作。

本文来自《城堡36:从独立电子杂志说起》

从独立电子杂志说起

WEB VIEW 播客王隐偶然看到城堡,想找我录一期播客。

微博看到私信时觉得名字眼熟,回头一查,是苏轼《病中闻子由得告不赴商州三首》其一,整句是:

惟有王城最堪隐,万人如海一身藏。

王城最堪隐,王隐,算是找到眼熟源头。

他播客和我杂志都算是刚起步,也是业余时间爱好,共同点就是能感觉出来某种认真,发给我的大纲十分详细。大家也都写过一段时间没人看的博客,听落网,看一些类似的信息等等。

我也听了一遍对方播客,个人比较喜欢 Episode 5:不酷时代下的黄金年轻人。上一代人作品已经贯穿我们生活方方面面,我特别想看到我们这一代,甚至更年轻的零零后开始做一些特别的事情。既有星辰大海,流星划过的野望;也有某种小而美,类似蜗牛爬过的痕迹。

我个人更习惯文字作为工具,录播客之前填写了一遍提纲,但聊着聊着,脑子比眼睛快就没用上。但内容也相似,算是对播客补充,放在本期城堡中。

也许以后城堡会尝试做一些访谈,用文字方式更深入了解一些「隐」、「藏」在互联网角落中的萤火。


一、自我介绍

🎙 简单自我介绍?

最近在用的网名叫南百城,取自《魏书》:「丈夫拥书万卷,何假南面百城」。目前在一家连锁书店工作,业余在做个人杂志《城堡》。

🎙 平时工作主要都做些什么?你谈到工作像是在刷纸质微博,很有意思的解释,你怎么看待这份工作?为什么会选择这份工作?

工作就是书店服务员,专业叫法是图书专员,通俗说是图书管理员也行。工作内容就是帮助客人找书,然后每个星期来货,搬运,开箱,上架到指定位置等等琐事。可能和一般人想象中的每天闲着观察下书店老顾客,坐着看看书不太一样。

如何看待?工作久了就觉得和餐厅服务员差不多吧,不过卖的是精神粮食。

选择这份工作是离职后闲着想想自己还有什么梦想没有完成,自然而然就想到开书店,然后就曲线救国应聘这份工作,当时公司也正好准备开新店。

🎙 之前的创业、投资经历能简单聊聊吗?

简单说就是跟着几个同学、朋友做电商。大概四年左右吧,从几个人蜗居在小民房里,后来有自己作坊、几个品牌,最后就太累了,加上一些创业都会有的狗血,拿了一笔钱,离开。刷微博碰上一些人在聊比特币,就开始玩比特币,杂七杂八的买了一些。

算是几个大起大落,然后一直落。刚开始在书店上班,休息时还看看行情,算算自己这几分钟掉了几个月工资,后来就麻木了,几个月不看,总之亏损挺大。

这个过程是最有意思的,发现自己突然又很穷,不能躺着挣钱之后。我的拖延症算是治愈,那段时间脑子里有什么想法,都能马上开始写,执行力特别高,基本上就是上班工作,下班写作,过得很充实。有时候感觉像是花了一笔钱治愈了拖延症,还算划算。

二、杂志

🎙 为什么起名叫《城堡》?杂志标语的演变会体现内心变化吗?

早年有一个叫有意思吧的小众网站,一个小的音乐、文字爱好者论坛。我大学时在上面写一些文章,其中有一个网友名字里有城堡这两个字。算是君子之交那种,一年联系一两次,交流下看书之类的,期间有一次他找我约稿,说自己要办一本电子杂志,需要文章,我发了一些存档给他,但后来不了了之。后来过了几年在另一个大网站上看到熟悉的名字,基本确定就是他,不过这是另一个故事了。

接着又过一段时间,我在广州一仓库工作,晚上十点多来了很大一卡车货物,临时找不到搬运工,于是办公室几个同事就自己上,一直到凌晨。坐下来休息时看手机,发现他死讯。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一个自己认识的年轻人死亡,在此之前,我虽然也思考过死亡,但没有直观现实感受。老人的葬礼参加过一些,但总感觉像隔着一层帘子,离自己很远,也面目模糊。这一次面对这个网友,死亡就像帘子一样被掀开。

后来我偶尔写博客,也有过做电子杂志的想法,对很多方面不确定,但名字从来没有动摇过,就叫城堡。算是一种纪念吧。

标语刚开始是:「人生苦短,何妨一试」,心境就是打算随便做一份饿不死的工作,上班谋生,下班做自己喜欢的事。

后来杂志起步,看到阮一峰每周分享,就改成「在这里记录过去一周,我看到的值得分享的东西,每周五发布。」

再接着就是「关于阅读、宇宙和爱,周五发布,一期一会」。这段时期城堡改过名字,叫城堡笔记,因为我觉得内容更像是自己的阅读笔记。

最后就是现在的「分享每周见闻,探索内心宇宙」,前一句是对内容概括,后一句是看到《大佛普拉斯》中有一句话:

现在已经是太空时代了,人们可以登上月球,却永远无法探索一个人内心的宇宙。

每天看主流媒体、新闻,要么说名人的事,要么就是普通人的狗血,很少关注一个普通人在普通一天的思想,当时就想能不能从自己以及别人那里关注一些类似的信息。

🎙 为什么要做《城堡》?

创业那几年基本没有阅读,另外是对阅读从单纯跑量开始注重质量,就是希望看完虚构类书籍尽量写出整个故事脉络,以及仿写一个类似的故事,非虚构类就尽量实践。城堡刚好可以当成一个载体,让我实践这些理念,不过这事挺难,至今都只是偶尔能做到。

🎙 制作一期电子杂志的流程是怎样的?都会用到哪些工具?如何管理大量的书摘笔记?

首先是把几个固定栏目填充满,比如每周语录,每周书评、笔记、阅读的网络文章、微博推荐,接着就是一些生活琐事,或者看这些信息输入之后所酝酿出一些话题写一些。然后是从这些内容里找一句比较打动我的金句,当成本期标题,再从开放版权的图库里找图片,设计封面,相关专栏配图。

稍作检查,最后发到自己博客。工具上用到尤利西斯和滴答清单会多一点,书摘笔记现在基本就是用 Ulysses 管理,之前很大一部分是放在作业部落。Ulysses 对我重要是因为我当时一直找一款理想写作软件,跟找伴侣差不多吧,灵魂肉体都希望好点,恰好 Ulysses 本身是一本文学小说名字,颜值也不错,价格可能也是一方面,买下来比较有仪式感,当时还是买断制,大概两三百块钱,是送给自己生日礼物。

🎙 做杂志对你的最大意义是什么?傅丰元在播客谈到你是在探索自身的边界,这里的边界对你来说是指什么?

其中一个意义就是对我有个督促,有个时间限制,保证一个最低写作数量练习。

边界就是接触一些平时接触不到的世界、人,比如这次录播客,如果没有城堡这个作品,我应该是没有资格体验。

🎙 你好像很看重一些指标,比如今年要完成 30 万字,还定下每月、每周写多少字,这些指标对你的意义是什么?

看过一句话,意思是有些人号称自己喜欢写作,实际上每年十万字都没有写。有点躺枪,加上公司每天也会有销售指标之类的,就仿照其样式,给自己写作也定下一些目标。意义就是一个督促,不想成为那种号称写作却每年十万字都不写的人,毕竟写得好不好可能是天赋问题,还能原谅自己,写的少实在是没有理由。

🎙 你觉得目前《城堡》你最满意/不满意点是什么?

最不满意点就是还没有实现我一些理念,整体还是比较乱,封面设计上也比较丑。

满意点是还算真诚在分享一些我认为有价值东西。

🎙 100期之后,城堡会是什么样子,你希望它是什么样子?

100 期之后,我希望自己能够随心所欲熟悉运用中文文字这个工具,用它来记录生活、创造虚构故事等等。也看到更多人做出自己杂志,在内心宇宙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城堡。

三、怎么看

🎙 怎么看待播客?

声音这种交流方式,在感情上比文字更亲近,大概处于文字和视频中间,有时候可能超过视频,毕竟多了一些想象空间。有时候感觉播客和纸质书挺像的,播客和视频的关系,就类似于纸质书和电子书的关系,旧的依旧顽强和有生命力。

个人感情上我也挺喜欢播客,实际上我把早年的收音机电台也算做播客的一种。高中时我住在乡下外婆家,电视就一两个台,也没什么朋友,没书看。天一黑就舒服地躺床上,关灯,开着收音机,听歌听主持人闲聊,是一种特别的陪伴。

🎙 怎么看待审查问题?

城堡最初在简书上发过很多期,有一期我推荐了一首诗,当时没有觉察出任何问题。等收到那一期被强制转成私密文档的消息,我自查发现很可能是诗中的一个年份数字。

如果我要把城堡做到心目中完美的样子,肯定是不可能,其中之一的原因就是审查,算是一个枷锁吧,最可怕还是知道审查之后自我审查。

🎙 怎么看待信息过载?又是如何精简?

我现在还是信息过载,但杂志也是在拯救我。办法就是尽量只看自己关注领域的消息,精简的方式主要靠写作。

四、最后

🎙推荐一个最近在用的小物件吧,实体,软件皆可。

罗技大师系列鼠标,算是软硬结合的典范,能自定义一些常用功能,极大提升效率,门槛极低。


摘抄本:

植物的记忆与藏书乐 (豆瓣) p66:

书籍令我们愉悦,知识向我们微笑,在生活不如意之时,它也给我们带来安慰。它坚韧我们的意志,坚定我们每次重要的抉择。艺术和科学,它们的本质难以触摸,但其根基都是书籍。 我们敬仰书籍那无与伦比的力量,通过它们,我们可以找到空间和时间的尽头,看清是与非,目光几乎深入到永恒的镜面。

叔本华:

我认为文学最简单、最正确的定义应是「利用词句使想象力活动的技术。」

李海鹏 – 微博

今天你已经没办法用「酷」来形容任何名人,马云、马化腾、杨幂,等等,没有酷的人了。今天也没有酷的行业,互联网也从酷的代名词,变成了傻的同义词。「酷」这个概念消失了。在新闻业的繁荣年代,年轻的大众选出的偶像是李宇春。重要的人们因为酷而欣赏她。还记得人们为她做了什么吗?很酷的一件事,投票。今天,情况变得截然相反相反。无数的年轻娱乐粉,姿态竟像些父母。在屡屡赞美娱乐偶像们「情商高」之时,他们意识不到自己说的是,看,他多么不酷。

vol.116 我们分到了土地——漫谈华语文学_后浪剧场_人文_喜马拉雅FM

目前国内似乎存在这样的阅读现象:普通读者大部分去读经典文学或「流量文学」,而进阶读者会认为读引进版不如读原版,这似乎就造成了某种断裂:华语文学的位置在哪里?

做zine的话,无计划是最好的计划 – 做書

只要有一双手,一支笔,一张纸,便可以将想法出版。因而 zine 比起任何出版物更能表达自由自主的精神,看似微弱的个体,却自有其内涵底蕴…做 zine 的话,无计划是最好的计划。


📋 文档信息:

  • 《城堡》是一份每周五更新的个人杂志,暂以「分享每周见闻,探索内心宇宙」为主题,想要查看往期可以移步个人网站:https://chengbao.bitcron.com

  • 我,91 年、男,正在写作、阅读、玩苹果、书店搬砖

  • 本文参与了「利器x计划」,发现更多创造者和他们的工具:http://liqi.io/x

 

点击加入利器社群,你也可以分享自己的利器。

利器,创造者和他们的工具

网站:http://liqi.io;微博:@利器 IO

联系合作:[email protecte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写出你在图中看到的数字 *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the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