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dcasting 是一柄锤子,握着它也许能让你看到更多钉子 | 利器x播客访谈

1851551291739_.pic_hd

本文最初发表于「利器x播客」。
利器 x 播客链接:https://liqixpodcast.typlog.com

基本介绍

1. 请介绍一下你自己和所做的工作;

枪枪:我是《迟早更新》的非实名副咖主播……枪枪。

任宁:我叫任宁,是风险投资基金 ONES Ventures 的管理合伙人,工作之余跟枪枪和 Rio 在做《迟早更新》和《提前怀旧》两档播客。

2. 请介绍一下你的播客;

枪枪:节目的名字和更新频率都是「迟早更新」,可见在一开始我们就给自己留好了后路。后来也确实证明,我们很好地践行了「只会迟到不会缺席」的节目宗旨——多则日更,少则一期等俩月。一开始的定位是一档「科技」播客,后来又加了一个「泛」字,用来承载我们无处安放的「热情、趣味和好奇心」……

收听的话,像 Podcasts、Castro 等泛用型播客客户端和国内的三大音频平台喜马拉雅、网易云音乐和荔枝FM 都能找到。由于近期刚更换了托管服务平台,而旧的订阅地址还未撤销,所以现在直接在泛用型客户端里搜索节目名字会出现两个结果,选择看上去鲜活的那个即可。当然,通过 https://podcast.weareones.com/rss 这个地址去订阅是最不会出错的了。

任宁:枪枪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3. 你是因为什么原因开始制作播客的?

枪枪:我本身并不是一个表达欲很旺盛的人,一开始是被任宁拉来 co-host 的,所以早期有过一段不堪回首的划水经历(呃现在偶也有之)。不过后来越做越觉着有趣,而且对我来说,播客是比文字更友好、门槛更低的输出方式,也有更多捣腾的空间——比如最近尝试的第 101 期的双线论述和第 104 期的主播评述。现在有逐渐尝试自己独立策划甚至单独 host 一些节目,比如「迟早过年」里通常会有两三期是我策划的。

任宁:做播客于我而言是一种写作,所以是一种表达欲的释放和自我想法的存档。我自己本身也听很多播客,所以在写作之外寻找一个更立体的表达形式时,首先浮现出来的就是播客。

十几年前,我的高中同学周全的第一部学生短片作品就叫《小播客》,主角是一位说话结巴的内向小伙儿,白天当咖啡馆侍应,晚上窝房间里录播客放 iTunes 上。客人喝着咖啡,一边在 iPod 上听着他做的播客,一边对他呼来喝去,冷嘲热讽。在剧本阶段周全就问过我看法。初去墨尔本时,我寄住在他那儿,顺便看了成片。这样一则现在看起来挺幼稚的讽刺故事,似乎也是一个沿着时间投射过来的隐喻。

如何制作播客

4. 你们制作一期播客的通常流程是什么?

枪枪:大多数节目的制作流程就跟问题中说的(确定主题-录音-剪辑-写 Shownotes-上传音频-发表博文-更新社交帐号)差不多,不过在确定主题后我们通常还会做一些功课,至少会列一个详细的问题大纲(不是话题而是具体的问题)。其中单口节目的准备是最耗时耗力的,在录音前任宁会写好大致讲稿。

有少数几期节目,幸得缪斯眷顾,纯属即兴,没有任何准备,比如早期(偷录的)《边饮边聊机械姬》、《行旅闲聊之 Driving to Decentralization》等。这些节目的整个制作过程像行云流水一样顺畅,冒出一些看法后只需要找时间录下来再进行基础的剪辑就能上,而且听着有一种独特的的有机感。不过这种情况可遇不可求。基于这个原因,无论是因工作出差还是个人旅行,我们基本都会带着录音设备,毕竟在路上时想法最多。

另外,在有几期节目中(例如第 92 期《关于「只工作不上班」的讨论》),我们在嘉宾访谈中会穿插一些其他嘉宾对同一问题的看法。这些都是提前发问、录制好的,在访谈期间直接播放。

任宁:枪枪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5. 制作播客时,你会用到哪些硬件?

枪枪:早期用 Blue Snowball 作为主力录音话筒,主播每人一个,另有一个 Blue Snowball Ice 常年奔波于各个嘉宾之间。现在改用一台 Zoom H6 配四支 Movo 小蜜蜂。

录音时必备饮品一杯,咖啡、红酒、薄荷茶或苏打水,具体视录音前状态和季节冷暖而定。

任宁:另外补充有一个非常「低科技」的玩意儿——为了标记剪辑点,我们会用一个餐厅里厨房传菜用的按铃。当然这不是必须的,拍手或者敲一下杯子也能达到同样效果。

6. 制作播客时,你会用到哪些软件?
枪枪:

  • 网站 Hosting:之前用的是国内的平台荔枝,因为考虑到下载速度和国外平台被墙的风险。但在饱受内容审查、节目下架等一系列事件后,终于痛下决心搬家 Fireside。
  • 音频录制工具:自用 Audio Hijack 3,在异地的嘉宾会推荐他们用 GarageBand 或者直接用 iPhone 录。
  • 音频剪辑工具:GarageBand,又名库乐队……
  • 任务协作工具:因为平时工作用 Tower 作为协作平台,所以 show notes 的整理和备份、节目剪辑修改意见等也都放在上面。

任宁:枪枪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7. 制作播客时,你们内部(co-host)和外部(如果有嘉宾)是如何协作的?

任宁:协作流程每期都有所不同。总的来说,目前大多数节目,都是讨论定下话题后,我准备大体问题,枪枪做补充。问题列表会提前数日发给嘉宾(如有),确定哪些领域是对方不太愿意谈的。

枪枪:想补充一点,采访提纲最好是列明具体的问题而不是话题。问题能给讨论或者访谈提供一个实实在在的「抓手」,能推动对话的展开和深入,而话题因其空泛的特性容易造成嘉宾的无所适从和双方的泛泛而谈。

8. 你们是如何和听众进行互动沟通的?

枪枪:主要是邮件、微博和国内三个音频平台的留言。还没有群。为什么呢?太麻烦。Telegram 不稳定,微信需要手动一个个加人,太麻烦。而且如果是真正的交流的话,微信群里几乎很少见。当然最好的形式还是邮件、用邮件发来语音留言或者提问,以及线下交流。

任宁:我最偏好的沟通方式是「邮件 – 节目反馈」,因为这种通讯方式同时符合深度、异步、低成本三个特征,能完整传递复杂想法,没有立马回复的压力,而且技术、经济与社会三个角度的成本都低。我不怎么喜欢组织线下活动,因为要策划完整紧密的流程太占时间精力,太过松散又怕浪费大家的时间。

——但如果大家办了活动,欢迎来喊上我们!

9. 你们播客制作中的话题和灵感来源于哪里?

任宁:总的来说就是平日里的阅读和思考。我以前用过一个叫「零存整取」的方式。简单来说,是拿一个 A4 尺寸的活页本,在空白页的页眉上写下感兴趣的话题(一般会有数个话题同步发展)。平时看到想到什么相关的材料,就记录到对应的页面上。等材料积累到一两页,基本上一期节目的素材就有了。

10. 你有哪些播客制作的习惯或者小技巧?

枪枪:采访嘉宾时,可以先闲聊同时也录着音,既能先熟悉起来这段之后也许也能用作彩蛋。

任宁:虽然每集节目的结尾语都几乎一样,但我每次都会重新念一遍。一方面这样更「有机」,二方面,念完结尾语,无论是主播还是嘉宾都会进入一个录完节目后相对较轻松的状态。这时候先不急着结束录音,可以再聊一小会。这部分的内容可以作为彩蛋,或者对前面部分的补充或延伸。

做播客的感受

11. 通过制作这档播客,你得到了什么?

枪枪:提升了口头表达能力,脸皮变厚了,认识了很多朋友,也得到了一个日常生活里进行相对严肃的讨论的虚拟「场合」。

任宁:做播客给了我一个机会和身份,去与很多也许本来这辈子都无缘相识的有趣的人发生交集,也让我能与不少别的领域的朋友可以「合音留念」。同时这也是对自己的阶段性想法的沉淀和归档。若干年以后再来听,就犹如翻老照片,或者看旧日记。

12. 播客制作过程中,你遇到过哪些阻碍或问题?

任宁:时间不够、能力不够、想象力不够。对能做的、能想到的、已经做出来的三个方面,都存在着自我不满足。

枪枪:做节目时有一种写论文般的心理压力,若非反复查证,不敢轻易说出口。

13. 如何看待播客这种创作方式?你看好播客未来的发展吗?

任宁:看好的。首先,这两年知识付费的浪潮本身是否值得鼓励且不论,至少它在一定的群体里建立起在手机上收听音乐以外的音频内容的习惯,为播客的内容消费打了基础。

其次,虽然质和量上都与英文播客有距离,但哪怕是当下的中文播客也是被低估的——被广告主低估,被资本低估,也被听众低估——广告主低估了播客的流量价值,资本低估了播客的变现潜力,听众低估了播客能传递的内容。起点这样低,未来成长的空间和速度都有很大可能性。

枪枪:啊,这是个很大的话题,很难三言两语在这里说清楚。其实一直有想法来做一期甚至一系列有关播客的节目,「关于播客的播客」。希望在不久之后就能把这坑给填了……

播客推荐环节

14. 请推荐你的节目中最喜欢的三期给大家,并说明理由。

枪枪:《迟早更新》中我最喜欢的几期都是任宁的单口(无意撒狗粮),比如 #104《「迟早过年」·关于故事和历史的烟霞》、#94 和 #95《控制社会、泛民艺色彩与杨超越》。尤其是后两期,充分体现了任宁主播东拉西扯却能保持切题的深厚功力!

任宁:推荐最近这一波的「迟早过年」吧。理由:形式上做了一些尝试,想听听大家对此的感受。

15. 你平常经常听的播客有哪些?推荐一个你最喜欢的播客。

枪枪:其实有很多,比如李厚辰的《翻转电台》(打开频次不高,但一旦开始听会集中把一个系列听完),Rio 和任宁的《提前怀旧》,李如一的《一天世界》和《灭茶苦茶》,Craig Mod 的《On Margins》,《The Atlantic》的《Crazy/Genius》,以及婉莹的《HPUP》和《博物志》。

只推荐一档对于选择困难症来说真是纠结……那就选已经完结的 Gimlet 旗下《StartUp》的第一季吧。

任宁:我是「神农尝百草」的心态,各种都会听。若非要推荐,就选平常听得比较多的 Techmeme 旗下的科技新闻播客《Ride Home》吧。主播 Brian McCullough 能做到周一到周五的高质量日更,着实令人佩服得紧。

16. 你最期待有一档什么样的播客出现?或者期待谁来做一档播客?为什么?

枪枪:非常期待九久读书人的编辑索马里和《单读》主编吴琦开一档聊书和文学的中文播客,以及期待未来能有人能做出一档像《Freaknomics》和《This American Life》之类的非谈话类中文播客。

任宁:我也期待中文世界里的优秀 story telling 播客的出现。

开放性问题

17. 你的播客有付费计划吗?如果有,形式是什么?

枪枪:没有,暂时也没有计划推出。

任宁:枪枪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18. 如果播客暂时没有付费计划,是因为什么?

枪枪:诶,这个问题不应该反过来问么:为什么要推出付费计划呢?

任宁:觉得不够格。将心比心来说,《迟早更新》的内容质量还没到我自己会花钱买的程度。

19. 还有什么想表达的,或者想要推荐的东西?

任宁:我推荐弹力带。我的时间和耐心都不足以支撑我去健身房锻炼。所以我参与的体育活动除了打篮球之外,就剩在家自己做些基础练习。弹力带很便宜,十几块钱就能买到。它方便携带,可单用可配合其他器械,是一种「泛用型」的「锻炼客户端」。我出差时行李箱里都会放一条。

枪枪:我推荐「播客」本身吧,不是听而是尝试自己来录。借用一个 cliched 的比方,podcasting 是一柄锤子,握着它也许能让你看到更多钉子。

点击加入利器社群,你也可以分享自己的利器。

利器,创造者和他们的工具

网站:http://liqi.io;微博:@利器 IO

联系合作:[email protecte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写出你在图中看到的数字 *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the CAPTCHA.